一隻白鼠鹿再加一棵樹‧造就馬六甲600年

  •     

最初的馬六甲長甚麼樣?

  • 荷蘭紅屋前交通島上的白色鼠鹿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荷蘭紅屋旁停車場的山坡上,可見到結果累累的馬六甲樹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拜里米蘇拉和隨從坐在馬六甲樹下,觀白色鼠鹿(左下)與獵狗相鬥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最初的馬六甲想像畫。圖左條河流進下方的大海(週一(3月29日)稱馬六甲河峽),中央是一座山(週一叫聖保羅山),山腳下(約週一大鐘樓的位置)有幾戶漁民,除此以外,都是叢林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荷蘭紅屋的歷史博物館的展示品。這是葡萄牙船5月花的模型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馬六甲王朝的開國蘇丹拜里米蘇拉的想像畫。原為蘇門答腊島室利佛逝的王子,因當時室利佛逝被滿者伯夷國攻占,王子由巨港逃至淡馬錫(Temasik,現今新加坡),因某緣故而刺殺當地酋長,後被追捕而逃往北方,在途中一棵馬六甲樹下休息時……(圖:星洲日報)

開國蘇丹拜里米蘇拉長甚麼樣?馬六甲樣長甚麼樣?你看過嗎?你將如何向別人敘述最初的馬六甲?

馬六甲的口號是“一切從馬六甲開始”,但在大部份的馬六甲人心目中,卻連馬六甲本身最初的開始,其實都很印象模糊,甚至完全沒有概念。

如果你想知道最初的馬六甲長甚麼樣,其實可以到荷蘭紅屋內的歷史博物館看看。博物館的樓上按照整個馬六甲的歷史,通過一系列的油畫、模型、塑像,展現了基本的發展脈胳,並有英文和馬來文說明。

卡米斯:通過想像畫筆呈現歷史

馬六甲博物館院機構總經理卡米斯受訪時說,600年前的馬六甲長甚麼樣,拜里米蘇拉長甚麼樣,的確沒有人知道。

“以前沒有照片,我們只能根據想像。歷史學者根據歷史資料,向畫油畫的人描述,通過畫筆呈現。”

卡米斯不否認,《馬來紀年》(Sejarah Melayu)是最主要的資料來源。

馬來王朝滅亡百年後寫
《馬來紀年》最權威歷史根據

《馬來紀年》是馬六甲的馬來王朝滅亡約百年之後的人寫的,也是馬來人僅有的一本關於馬六甲歷史書,雖然裡面沒有年份的紀錄,卻有許多的鄉野奇談,卻仍然是最早出現和週一(3月29日)被視為最權威的歷史根據。

值得注意的是《馬來紀年》所述的第一位蘇丹是伊斯干達沙,不是拜里米蘇拉。常被官方依據的、年代久遠的另一本關於馬六甲的書是“漢都亞紀年”,是書寫馬來英雄漢都亞的歷史小說。

為了讓很少到博物館的馬六甲人得以坐遊博物館,《星洲日報》特別征得甲博物館機構同意,進入館內拍攝和刊用展示品和圖片說明,並進一步對照今日的馬六甲,以增加讀者閱讀的樂趣與現場投入感。

從今日的油畫中,我們可以看到,最初的馬六甲原來只是一個人口少少的小小漁村,拜里米蘇拉來到馬六甲的河邊,因為一隻白色鼠鹿和一棵樹,而開始了馬六甲的最初。

今日我們還可以在旅遊區看到馬六甲樹的蹤影,例如古城門前面、人民廣場前面(舊火車廂旁)、上聖保羅山的石級旁、紅屋博物館前停車場的山坡上。當然這些馬六甲樹都不可能是當年那棵馬六甲樹,不然那棵樹已經有600年。當年樹的位置在哪裡?恐怕也難以推斷了。

今日我們有一條路叫稱拜里米蘇拉路,它從古城門前面開始,一路走向貴都酒店、走到監獄為止。從前這條路叫做怡力,而怡力這個名稱可以在葡萄牙人的古地圖上找到,它被標示為“怡力郊區”(suburb Yler)。

白鼠鹿為預兆吉祥動物

今日我們可以在大鐘樓前的交通島內,找到一隻白色的鼠鹿。

最早的時候,此處應有3隻鼠鹿,它們是於十多二十年開始出現於此,後來一一損壞,最後只剩這只,卻也腳鐵外露,鹿身傾斜。

動物園裡的鼠鹿是褐色,不是白色的,神話則常常喜歡以白色的老虎、大象、鱷魚等為預兆吉祥的動物。(星洲日報/古城)

Facebook Share Twitter 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