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年結實蟲害少‧山沙梨排毒又解渴

  •     

“老闆,來一杯安布拉酸梅。”在北馬一帶的小販中心大快朵頤,若是聽到鄰桌有人這麼一叫,相信許多人會猛吞口水,才能解饞。

  • 雷瑞良:“多喝山沙梨汁有益健康。”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雷瑞良租地種植山沙梨,面臨發展計劃影響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山沙梨開花兩週便結果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現較山沙梨汁,營養豐富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新品種山沙梨,樹身矮小,果實不那麼酸。(圖:星洲日報)

  • 山沙梨植株之間的洋灰缸內,肥料正在發酵。(圖:星洲日報)

既然想吃,為何不叫?那是因為這一杯安布拉酸梅,至少要賣1令吉50仙,可能高至1令吉80仙。現在錢不夠用,還是忍住吧!

不過,一些咖啡店賣的茶烏冰,1杯也要1令吉10仙,即使1令吉80仙,也算不了甚麼。出門散心,總是要花一點錢,要節省就不要出來,躲在家裡好了。難怪最近小販中心的顧客也少了很多。

安布拉就是北馬福建人口中的山沙梨。由於山沙梨比橄欖大一些,也有人叫它紅毛橄欖。翻開馬來文字典,山沙梨的馬來文名字buah kedongdong,華文譯名是紅毛沙梨。

客家人直接叫它沙梨。上網找沙梨,發現此沙梨非彼沙梨,沙梨是中國深圳的特產,為梨類中的上品。

中國人口中的沙梨是甜的,馬來西亞客家人的沙梨是酸的,且是酸得叫人咬下去當場掉眼淚。

客家人喜歡住在山上,家家戶戶門前總會種一兩棵山沙梨。這是舊時代的沙梨,樹身通常超過20呎,樹幹筆直,樹皮比較光滑,枝幹少而容易折斷。

沙梨樹幹易折斷

爬山沙梨樹十分危險,它的樹幹分分鐘會因為承受不起重壓而折斷。因此,通常是讓小孩子上樹採摘,原因是小孩子身體輕,樹幹承受得起。

最好在長竹竿的末端加一個布袋,上面有鐵鉤,鉤到的果實都掉進袋裡。

山沙梨太酸了,只有受得起它的酸味的人喜歡它。承受不起的人也喜歡吃,不過是吃醃製過的沙梨,或以它的切片粘糖、醬油或蝦膏吃。

它的酸味,使它成為囉惹中的受歡迎配料。囉惹需要酸甜辣的不同果子切片,小販以它取代小芒果,通常有小芒果就不用山沙梨,有山沙梨就不用小芒果。

酸甜香味挑逗味蕾
製飲料帶動沙梨種植業

過去人們庭院中種的,是爪哇種山沙梨。經過農業專家的不斷改良品種,出現了樹身矮,果實不那麼酸的水沙梨品種。最早出現的新品種來自泰國,故有人稱之為泰國山沙梨。

目前市場充斥的,是這種不大酸而甜脆的泰國山沙梨,小販想要找爪哇山沙梨加強囉惹的酸味,已很難了。

安布拉酸梅席捲全馬

山沙梨不再那麼酸,反而風味十足。後來有人以之發明一種全新的果汁飲品──安布拉酸梅。

上世紀90年代初,這種果汁在威南一帶開始流行,有許多人到巴里文打的咖啡店享受美食,都會叫一杯,甚至2杯安布拉酸梅。

現榨的山沙梨加上酸梅,在冰塊中散發的酸甜香味,很挑逗人們的味蕾,嚐過的人都會想念它。所以,在短短不到10年光景,它像一陣旋風般的席捲全馬,許多飲食中心都可以嗅到安布拉的香氣。

山沙梨製飲料的新功用,帶來了山沙梨種植業。它的價格雖然不高,向來介於每公斤1令吉50仙至2令吉之間,由於它常年結實纍纍,產量高,蟲害少,種植山沙梨反而有利可圖。

雷瑞良:最搶手農產品
山沙梨供不應求

浮羅山背是檳島的後花園,靠近檳城市場,任何有經濟效益的農作物,只要適合生長條件,都可以在當地找到。目前在那裡種山沙梨最多的農人,非雷瑞良莫屬。

雷瑞良(66歲),為土生土長的浮羅山背人,對農業瞭如指掌,7年前看中山沙梨的市場潛能,毅然在浮羅雙溪檳榔路租了1片土地種植山沙梨。

由於佔了靠近喬治市市場的優勢,加上浮羅山背是檳島主要的農業地,山沙梨成為這裡最搶手的農產品。雷瑞良單單供應檳島各地的飲食中心,已應接不暇,供不應求,經常賣到斷貨。

種植地段共6英畝半

目前的山沙梨批發價是每公斤2令吉。由於價格差不多,他遂在浮羅文丁路開發了另3座山沙梨園,種植地段合共6英畝半。

他本身沒有園坵,必須向人租地。其在浮羅雙溪檳榔路的山沙梨園正面對發展計劃影響,目前已被推倒逾1500棵山沙梨樹,十分可惜。

他說,他是向柔佛果苗商購買山沙梨苗,1棵5令吉,都是沒有果核的紅毛沙梨。

這些新品種山沙梨,只要果實不太老,裡面不但沒有果核,連粗纖維也沒有,適合作為現較山沙梨汁用途。

浮羅山背山沙梨肉質細嫩

他說,浮羅山背的土質和海島氣候,適合栽種山沙梨,所生產的山沙梨不但肉質細嫩,較出來的果汁比外地生產的山沙梨汁更為芬芳。

山沙梨容易種植,小苗種下去半年便開始結果,從開花到結果,只是80天。它並非季節性水果,自年頭到年尾不斷的開花結果,產量豐碩。

雷瑞良:山沙梨汁清熱開胃

雷瑞良說,山沙梨有排毒的功能,可以清除身體裡的毒素,對人體健康有益。

他說,馬來人喜歡以之作為孕婦的食物,傳統上馬來人認為孕婦多吃山沙梨,生的孩子白白胖胖,這可能與它的排毒功能有關。

他說,山沙梨汁生津解渴,有清熱和促進胃口的功效,喝過後口腔清香,感覺很舒服。(星洲日報/大北馬)

Facebook Share Twitter Share